3分彩选号欢迎您的到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行者文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開卷有益 思想感悟 文化漫談 史海鉤沉 人文筆記 人在旅途 人間•小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荒園:童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8-6 16:55 參與:19 評論:0 繁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荒園:童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□文/北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幕:走出故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童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杰從未改過自己嗜睡的毛病,無論麻雀怎么警示他。以至于有時候我覺得,這是一個多夢的年代,空氣中充滿幻想,如肥皂泡一般縹緲、滾動、變幻,從一百個匯集成一個,或是從一個分裂一百個。無私的陽光賦予它美輪美奐的色澤,那些為求美好的生命,又重新回到最原始的狀態,為生存,或者說為存在而戰斗。那第一個獲得先機的種子手持造物之劍,勇武地裁定公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杰嗜睡,先天賦予他一半的機會,因為睡的多了,夢必然也比常人多。兩歲那年,父親手持改造獵槍攔路搶劫不慎擦槍走火打死了那個收雞蛋的,從此這個家庭就像那砸在地上摔破的蛋殼一樣焚化了。迫于生計母親遠走他鄉,何杰從記事起,是跟著爺爺長大的。爺爺何家林是個手黑心善的人,年輕時在人民公社的生產隊當隊長,他秉公守法,整治懶漢、盲流毫無手軟。后來人民公社解體后,仍留在大隊擔任隊長,無私地維護公家財產。這一點何杰并不知道,因為爺爺從來不提,他偶爾從鄰居宋二友的爹宋清那里聽說,爺爺曾禁止叔伯到別人家麥田里撿麥穗。一旦發現,何家林就拿鞭子抽他們,“日你大爺,自己家里的麥穗不撿,跑別人家地里干你娘球!”對了,何家林是有五個兒子兩個姑娘的,何杰的爸何魁是老大——這件事我們改天再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那顆子彈敲碎隔壁村雞蛋王劉三的腦袋后,何杰家就散伙了,準確點說,何杰他爸何魁用這顆子彈宣誓了兒子新生活的開始——這顆子彈打死的不只是一個劉三,它像一顆復仇的彗星,瓦解了曾經建立在祖輩心中的夢想。當何杰從學;貋頃r,見爺爺一個人在偌大的院子里編竹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爺爺,你在忙呀!焙谓芟驙敔斪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。娃,坐這!焙谓芩麪斦f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看呀,杰杰,爺爺這手工了得吧!焙渭伊职丫幹贫傻膩喅善放e給孫子看,幾根修邊藤條還沒剪,便從邊框里伸出來,在爺爺顫抖的手里舞動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杰仰頭看,那幾根藤條像雄性生殖器一樣堅挺地直刺天空。他覺得好笑,瞧著爺爺黝黑、興奮得裂開嘴的臉說,“爺爺編的真好!星期天我拿到集市上去,準能賣個好價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家林臉一沉,他慢慢放下竹筐,“杰杰啊,你要好好學習。等把這竹筐賣了,爺爺給你再買雙白球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得說說,何杰有著健碩的身體,這在他四年級的時候就與眾不同了。早晨或者午間上課前,他集聚同學進行斗雞表演(何杰的那個小學并不大,全校一共五個年級,每個年級一個班,也就是說,一共五個班。)。斗雞游戲在操場拉開,往往吸引全校參與,那些體弱的還有對這群野孩子感興趣的女生,都圍在周邊觀看,加油。何杰像一個將軍一樣沖鋒陷陣,被他痛揍的人說他像一個土匪,因為他風馳電掣的速度和堅硬的攻擊能力幾乎無人能敵。有時候他一個人單挑五個,當擊敗三個后,兩外兩個就主動繳械投降了。此時他總是不慌不忙地從褲兜掏出一把梳子整理一下頭發,然后宣告勝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杰熱愛籃球,在學校參加長跑競賽,優秀的體育特長使他從五年級到高中連續擔任體育班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杰十六歲那年,何家林的這個家庭迎來第二次巨大變動——何家林生病了。突如其來的傷寒讓這個倔強一輩子的老人一蹶不振。何杰守在床邊,見他眼角顫抖,流出干澀的淚水。有時候何家林睜開眼睛瞧了瞧何杰,就又陷入昏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杰輟學了,為負擔爺爺的醫藥費,他到兩公里外的磚窯上幫忙制磚坯。他承擔了那年的農活,收麥子,播種,收玉米。有時候忙不過來,他就找鄰居的一個玩的要好的伙伴幫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個月后,時值秋天,在一場靜默的雨水中,何家林永久地離開了他的孫子。村里人葬了他。何杰把地里的玉米桿砍掉后排列一排,一把火燒了;鸸鉀_天,殘陽遜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何杰,火太大了,會不會燒到村子里去呀!焙谓艿哪莻伙伴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杰不做聲,他望著大火出神。玉米桿發出吱吱炸裂的聲音,躲藏其間的蟋蟀、螞蚱爭相逃竄。有些藏得深的,便隨烈火化為青煙?諝庵谐涑饣鸬奈,和燒焦的尸體的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END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責任編輯:語燃]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收藏|分享 分享到: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文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頂部 3分彩选号